情感文章:隐私!我和我的处男男友

2009年8月17日 16:40:14   

  我的处男男友

  “处男”,这个词语具有更多的笑料功能,不像“处女”有那么沉重的历史文化负担。如果你的男朋友告诉你他是处男,你有的应该是极为复杂的心情吧:第一反应是他在撒谎,被性感的你冲昏了头脑;通过无法精确的验证后,你涌现无尽柔情,突然发现他的确有点傻呆;如果你也“处”字当头,那么和他共同进退的日子将十分艰难。如果你曾经沧海,那么装嫩还是决定为人师表?

  易阳知道我的“机关”

  “易阳是处男。”

  我话还没说完,林琪就开始喷饭。林琪是我们部门公认的流氓女,仗着自己30高龄,可以不顾礼义廉耻,就经常让各种三级词汇从她嘴里喷涌而出。

  “你之前也没交过男朋友,两个人在性方面都白痴,怎么办啊?”林琪很三八地问,表情中同情的成分加重。

  “还好啊,比我想象的好多了。以前他追了我很多年,但我从不把他当男人看。他就像个大孩子,答应跟他交往的时候,我很悲壮做好了一辈子柏拉图的准备。那时候我想,就算我脱光衣服把自己和盘托出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所以去他家玩的时候,我总是很坦然地穿着睡衣跟他打电玩或者坐在床上看杂志。结果,第一次就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发生的。不过,我总是担心自己很笨,连kiss都只会一种方法。每次我问他,这样对吗?他就会说:‘大概对吧!’ ”

  “这样不行。你,或者易阳,至少有一个应该去尝试一夜情,学点技巧,享受一下。”

  然后,我上网,在QQ上把林琪的指示传达给易阳。

  得到的回复是:“以后,你要跟林琪保持距离。”

  “可是,你连我长得是不是一切正常都不知道。”

  “处男又不是幼儿园小朋友。上大学的时候,我看过A片的。”他有点自豪。

  “纸上谈兵。听说那种小姐有各种各样的高超技术,你去学学。”我锲而不舍。

  “你为什么要我去跟垃圾亲热?-_-!”

  每次我这样胡搅蛮缠,易阳就用“-_-”表示不满。我经常问他很多问题,比如:“你在澡堂洗澡的时候,看到别的男生长什么样子,比你大还是小呀?”“我又没注意别人。”“怎么可能,不刻意也能看到啊!”然后他就说:“我现在睡着了。”

  有一天易阳的表现让我吃惊,他竟然找到了我的一个“机关”。长这么大,我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秘密的部位,他怎么可能一下子就直入主题?为此设想了各种各样的可能,一一推敲:第一,只是偶然?瞎猫碰到死耗子?但是,从动作判断,他显然是有备而来,不是不经意地发现的。第二,有高人指点?可是易阳是很重视隐私的人,决不可能跟别人交流这样的事。第三,完了,他真的去一夜情

a>了。林琪,我恨你!

  我决定像神探柯南一样,寻找坏人作案的蛛丝马迹。但是,没有不明香水味、没有口红印、鬈曲的长头发(我是直发),唯一的疑点是他好像特别喜欢上网,以前只要有时间,他在家都是玩游戏啊!难道搞网恋?我趁他不备,查历史记录,他近一个月几乎每天都去一个性爱论坛。我登录上去,哇,上面真的有好多新奇的东西。精华栏里,还有一位网友写了自己和男友的床上经历,有点暴露,但是唯美动人,看得我脸红心跳。而且,我看到了关于那个“机关”的科学描述,居然附了清晰无比的人体结构图!原来易阳这家伙在网上恶补知识,哼哼!

  后来有一天,我突然发现易阳的电脑收藏夹里没有那个性爱论坛了,问他为什么,他大吃一惊:“你怎么知道的?好啊,安了针孔摄像机!”然后故作平静地说:“我都专家了,还去干嘛!”

   安全套记录成长(文/涩色)

  和彦明确关系后,我就一直认定他是处男。我知道很多人会不屑于这样的感觉,然后摆出一副曾经沧海的面孔耻笑无知少女的天真。不过,我相信一个男人身上的“色”味是可以嗅出来的,虽然我的拍拖经验极其有限。

  我们刚住在一起的前两天什么事都没发生。第三天吃完饭,路过马路边的性用品商店,彦半开玩笑地问我要不要去买东西。我赶紧拉他,他反而越发有劲。两个人在店门口拉拉扯扯,我觉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想干嘛了,连店里的老头都在冲着我们笑。我羞愧难当,低声呵斥:再这样就翻脸!然后,拉着让他飞也似得跑了。接着几天,几乎都会上演一出这样的场面。直到有一天,他正式宣布,他会自己去买,因为我永远不会答应陪他完成交易的。

  其实,我们也

曾经聊到相关的话题。我问他有没有经验,他说没有;我问他为什么和前任女友什么都没发生,他说因为夏天发现她有狐臭就分手了;我问他那方面的知识从哪里来,他说大学时半夜里听电台来的;我问他就没想到和别的什么人解决一下需要,他说那实在太脏……彦的回答天衣无缝。虽然我知道自己很狭隘,但每次看他认真答题的样子,心里真的很是满足。

  我睡在左边,彦睡在右边,自他那天宣布之后,我就惴惴不安夹杂着一些兴奋,局面不是我可以控制的了,这就让这场“战争”显得更加精彩。一天夜里,醒来,右边有“窸窣”的声响。彦背对着我,像横着一堵墙。我屏住呼吸,好像听到了翻纸张的声音(后来才知道里面还有说明书呢)。我想糟了,这下完了,小子来真的了!

  彦说,那天他自己去买东西的时候,老头老远就招呼他了,好像是看着自己的儿子终于长成人似的,细心介绍,还留了外卖电话,说是可以24小时随时送货上门的;末了居然还跟他说,女人永远是口是心非的,你自己来买就对了。老头的滔滔不绝弄得他满脸通红,拿起东西就仓皇而逃。后来我从他店面前走过,不知道是不是我作贼心虚,总觉得老头在冲我坏坏地笑,从此再不敢抬头过店了。

  昨天,在家乐福排队结帐的时候,前面一对情侣在货架前反复挑选,临消磁前,那个男的还把一包普通型的换成了草莓味的。彦向我狂使眼色,被我白了一眼。彦也早过了买东西会脸红的阶段了。他说上次在药店付帐的时候,突然停电,他还和小姐开玩笑说:怎么我一买东西就停电?于是,我开始明白,他们的心理就像女人买卫生巾:十三四岁都不好意思,生怕别人知道自己来了,二十三四岁再脸红就神经了--这么大岁数,不来还得了啊!

  神秘的牛皮信封(文/微微妖)

p>

  可以了吗?

  嗯……好像没有……

  啊?现在呢?

  好像……好像还没有……

  到底在哪儿啊? 老公砰一声倒在我身边。我哭笑不得地看着他满头大汗,实在不明白,这事儿怎么就这么难呢。前前后后折腾了起码两小时,还是没有能……顺利入港。

  我老公是那种正人君子型的,家里管得很严。我们青梅竹马这么多年,除了摸摸手亲亲嘴,啥都要留到新婚以后。老公说:陈酒最香。这不,香得打不开盖子了!我有点儿恼火,腿冻得跟冰棍儿似的,狠狠收进被子里来,不客气地直奔老公温暖的胸膛。

  老公也睡不着,长吁短叹的。他说,我给你讲个笑话吧。从前有个傻子娶亲了,他妈怕他不知道怎么办,就跟他说,儿啊,你一进新房就先脱了你娘子的衣服,然后听娘指挥。傻子进房以后,他妈就在外面喊:小猪进去!傻子就进去。小猪出来!傻子就出来。他妈正亮着嗓子喊得欢,忽然听见傻子哭着说:妈,别喊啦,小猪哭了!老公长叹一声,早知道,还不如大学时就把这事儿给办喽,那时还有人指导呢。

  我正要跟进批评,忽然想起婚前看的某杂志上说,不能对男方第一次打击过度,否则很容易造成阳痿。我柔情万千的攀着老公的肩膀说,咱这不是都第一次吗,没什么,大概第一次都这样,明天……你去问问有经验的人不就行了? 

  此方案被老公义正词严的拒绝。理由是太没面子。我一想也是,都二十三四了,还问这问题不大好。二号方案于是出台:打着社会调查的幌子,问别人的性知识来源。 

  第二天老

公一大早出去了,近黄昏才拎着个大牛皮信封神秘兮兮的回来,一进门儿就打开家庭影院,拉着我仔细研究。 

  但真正的“性”福生活,还需持久奋斗。

猜你喜欢

大家都在搜

内容精选

猜你感兴趣

最新发布

实用信息

长按复制微信 loveszhk 添加好友,领取福利!
深圳|资讯|娱乐|教育|时尚
风水|香港|便民|社保|户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