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0岁女特工黄慕兰逝世 曾救周恩来于危难

2017年2月9日 10:57:23   

  

  2017年2月7日,红色女“特工”黄慕兰在浙江杭州辞世,享年110岁。她曾被周恩来称为“中国共产党的百科全书”,一生经历无数传奇。

  

  黄慕兰,1907年生于湖南浏阳一个书香门第,原名黄彰定,因钦慕花木兰而改名“慕兰”。北伐大革命期间,她走出包办婚姻,只身来到武汉投奔革命,于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图为1930年代初,黄慕兰以学生形象从事地下工作。

  

  此后,黄慕兰与中共中央机关报《民国日报》主编、中共中央军委机要处主任秘书和警卫团政治指导员宛希俨结识,并于1927年“三八节”结婚。国共分裂后,宛、黄夫妇奉命转入地下,黄慕兰的潜伏生涯从此开始。图为以职业妇女身份从事地下工作的黄慕兰。

  

  黄慕兰的工作是江西省委秘书和机要交通。身怀六甲的她用米汤密写文件、去旅馆对接暗号。1928年,她的孩子出生第三天,宛希俨就被调往赣西南领导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,4个月之后牺牲。图为宛希俨(1903—1928)遗像,以及及茅盾的题字。

  

  黄慕兰7个月后才得知丈夫的牺牲。当时,黄慕兰为了继续执行潜伏任务,只得把遗孤交给宛希俨家人抚养。图为1950年黄慕兰与其子宛昌杰在上海重逢。

  

  1929年1月,黄慕兰奉命秘密前往上海,成为中央特科成员,与中共地下工作元老潘汉年单线联系。黄慕兰的第一个任务是营救被捕的工联领导人关向应,她通过接近上海租界的进步律师陈志皋,成功营救了关向应,并且还被陈志皋之父认为义女,进入上海社交圈。左图为潘汉年,右图为关向应。

  

  在营救关向应的过程中,黄慕兰了

解到中共中央政治局主席向忠发被捕并叛变,她迅速将消息传给了潘汉年,周恩来迅速组织中央机构转移。当天晚上,向忠发带着巡捕房的人直接用钥匙开门闯进了周恩来转移前的住所……左图为向忠发,右图为周恩来。

  

  这期间,黄慕兰结识了在中共六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的贺昌,1929年结婚。1931年,贺昌回苏区打游击,黄慕兰再次与丈夫生离死别。1935年,贺昌在率部转移时遭敌伏击,被包围了7天7夜,因弹尽粮绝而壮烈牺牲。图为贺昌(1906-1935)遗像。

  

  随着顾顺章的叛变,党中央周恩来、潘汉年等撤出上海,她只能与“组织来人”保持单线联系。由于总是有新的人需要营救,而与陈家的交情就是她的工作阵地,黄慕兰虽然两次拒绝陈志皋的求婚,但与陈志皋的关系却始终难以了断。图为1938年7月3日,国际救济会第一难民收容举办的足球赛,前排中立者为黄慕兰。

  

  1933年,陈志皋

再次向黄慕兰求婚。党组织认为,在当时复杂的白色恐怖背景下,黄陈结合,很可能会打开新的工作局面,黄慕兰服从了组织的决定。1935年,黄慕兰与陈志皋举行了盛大的婚礼,蔡元培、陈志皋的老师沈钧儒和柳亚子等名流证婚。黄慕兰对外宣称已脱党。

  

  黄慕兰与陈志皋约法三章:一是继续支持黄的工作;二是互不干涉个人行动;三是准许共产党胜利之后,让黄与在宛家生的孩子相认。多年以后,人们对她的第三次婚姻仍众说纷纭:甚至党内有人说黄慕兰“贪图享受去做阔太太了”。

  

  从1935年到1949年,黄慕兰以豪门女主人、银行家和大律师夫人的身份,穿梭于政界、商界、文化圈舞台,斡旋于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,在作家茅盾和郭沫若的作品中,也能隐约看到她的影子。图为1938年中国妇女慰劳将士后援会香港分会代表合影,前排左一为黄慕兰。

  

  虽然与丈夫陈志皋生了四个孩子,但黄慕兰却一直不能坦白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和与贺昌的婚姻。上海沦为孤岛之后,

黄慕兰去延安的请求再次被否决,要求她继续留在孤岛,支持和配合中共在上海的抗日统战工作。图为黄慕兰与陈志皋及其子女。

  

  1942年,黄慕兰与陈志皋在中央赈济会工作,接应从香港撤离的进步文化人士和民主人士,以及回国抗日的爱国青年。不久之后,黄、陈夫妇被军统秘密逮捕。经多方营救,被轻判两年,出狱时已是抗战胜利前夕。图为1937年营救“七君子”的律师团,二排右二为陈志皋。

  

  抗战胜利后,黄慕兰家又热闹起来,她成了沪上文艺界“民主沙龙”的女主人。不过,由他们夫妇一手创办的通易银行却被南京国民政府勒令停业,继而破产。1946年4月,黄慕兰夫妇在上海愚园路寓所。

  

  新中国成立后,黄慕兰和陈志皋未能得到政府的妥善安置,陈志皋于1950年5月末离沪赴台。他的出走,对黄慕兰打击很大。黄慕兰后来回忆:“我天真地以为十年后他就会回来的,那时候台湾也解放了。

”图为陈家五兄弟夫妇合影,左二为陈志皋、黄慕兰夫妇。

  

  1955年,黄慕兰受到潘汉年、杨帆“特务”冤案牵连而入狱,之后是17年监禁和8年上诉。在经过长达25年的牢狱生涯后,黄慕兰才得以重见天日。1984年8月24日,邓颖超(右二)与黄慕兰(左二)在中南海西花厅约见,邓颖超伤感地说:“我们已有42年未相见了!”

  

  出狱后,黄慕兰在邓颖超直接关怀下,被任命为上海市政府参事,此时已是73岁高龄。1991年,她最终被承认党龄。图为1985年春节,时任上海市市长的汪道涵宴请参事室和文史馆,与黄慕兰合影。

  

  1985年冬,黄慕兰与叶选平、袁溥之(左)在广州相会。

  

  1988年,平反后的黄慕兰在医院。

  

  1993年,黄慕兰移居杭州,直至110岁高龄。她自述道:“我生性好强,对中央的信赖从未动摇,一贯迎着困难上,从不消极颓伤,处逆境而能坚持革命乐观主义的人生观……这是我一生的长处,也是我得以健康长寿的保健秘诀。”图为2009年,黄慕兰104岁生日照。

  

  黄慕兰一生波折,与先后两位丈夫——宛希俨、贺昌烈士生离死别,襁褓中的孩子不能亲自抚育,还经历了多次牢狱之灾。中共特科元勋陈赓大将认为:“慕兰的一生是中国革命曲折发展的反映。”

猜你喜欢

大家都在搜

最新发布

猜你感兴趣

内容精选

实用信息

深圳|资讯|娱乐|教育|时尚
风水|香港|便民|社保|户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