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庭医生是什么?你想“约”一个吗?

2018年3月13日 10:46:18   

 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加强全科医生队伍建设,推进分级诊疗。推进分级诊疗,让居民拥有健康“守门人”,离不开家庭医生。那么,家庭医生是不是私人医生?家庭医生能不能上门服务?家庭医生是不是只会填表?带着这些问题,健康姐采访了部分“两会”代表和委员。

  大部分人不太了解家庭医生

  家庭医生是什么?很多人并不太了解。家庭医生的概念来自国外,在中国,家庭医生是一个团队,不仅包括全科医生,还包括护士、乡村医生等。家庭医生不是私人医生,也不是专指上门提供服务的医生。在现阶段,家庭医生主要包括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注册全科医生,以及具备能力的乡镇卫生院医师和乡村医生等。

  “家庭医生团队引导群众合理使用医疗资源,在基层首诊、急慢分治、双向转诊、分级诊疗的有序就医格局中扮演着关键角色,起着健康‘守门人’的作用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广东省卫生计生委主任、党组书记段宇飞说,家庭医生团队在医疗体系中起到承上启下、起承转合的作用。家庭医生团队为居民提供综合、连续、方便、可及的全程关怀与照顾,提供集基本医疗、基本公共卫生、健康管理为一体的服务,同时与专科服务有效衔接和联动,共同为患者提供整合型而非碎片化的服务。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市丰台区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吴浩认为,以全科医生为主的家庭医生团队,可

以联合其他部门一起做好预防,做到全民共建共享,这种更有针对性、更个性化的预防体系的建设,可以实现更科学的健康管理,从而加强了基层医疗卫生体系,走向健康中国。比如针对流感疫情,家庭医生会针对疾病告诉治疗方案,针对可能存在的健康隐患告诉居民预防方法。

  自2016年5月开始,全国各地陆续推广家庭医生签约服务。目前,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优先覆盖重点人群,包括老年人、孕产妇、儿童、残疾人等人群,以及高血压、糖尿病、结核病等慢性疾病患者、严重精神障碍患者、农村贫困人口、计划生育特殊家庭。按照自愿签约原则,主要依托城市社区卫生服务机构、农村乡镇卫生院、村卫生室,为签约居民提供包括基本医疗、公共卫生和约定的健康管理等服务内容,还提供包括常见病和多发病的健康咨询、疾病诊疗、就医路径指导和转诊预约等服务,有的地区还可以提供包括家庭病床、家庭护理等个性化服务内容。

  大医院门急诊量减少了12%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刘玉村在记者会上表示,解决看病就医的方便问题,一定要让老百姓在家门口有签约医生或家庭医生。加强基层医疗体系的建设,培养足够的家庭医生,是当前亟待要解决的重要问题。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市卫计委党委书记方来英介绍,家庭医生签约制度有助于形成分级诊疗,北京市统筹推进家庭医生签约制度,药品、医疗服务价格、医

保支付等改革协同推进。去年北京大医院的门急诊量减少了12%,基层医疗服务量增加17%,一部分长期慢病患者照料服务回到基层。“对大医院来讲,可以更好地集中力量治疗疑难重症;对社区来讲,有了发展的平台和机会。”

  贵州省自2015年推进家庭医生签约试点以来,各乡镇卫生院、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均成立全科医师团队,提供家庭医生服务。全国人大代表、贵州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卫生健康促进与宣传教育所副所长何琳说,特别是对偏远贫困地区而言,家庭医生能及时提供常见病、多发病、慢性病等诊疗服务,给基层群众建立了一道健康防线。“有了家庭医生,老百姓有个小病小痛,家庭医生都能快速掌握,根据病情实施初步治疗或提出就医建议,降低了患者把小病拖成大病的风险。”

  全国人大代表、重庆市涪陵区南沱镇睦和村党支部书记刘家奇说:“我们村的村医也与65岁以上居民、高血压、糖尿病、肺结核等慢病患者签了家庭医生服务协议。签约以后,村医可以实时掌握他们的病情变化,提供相应的医疗服务。”刘家奇代表说,医疗技术过关的家庭医生受到村民欢迎,邻村村医是个执业全科医生,周边几个村村民爱去那里看病,病人比乡镇卫生院还多。

  家庭医生待遇水平将提高

  我国的家庭医生刚刚起步,全科医生数量不足、地区发展不平衡等因素,影响着家庭医生制

度的发展。只有解决家庭医生的收入、待遇、职称等,才能让人才留在基层,签约服务也才能落实到位。

  “激励机制是家庭医生制度的核心。目前我省已有20个地级市出台了签约服务包及收付费标准。收取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包费用不纳入绩效工资总额,其中70%—80%用于家庭医生团队绩效分配,与签约数量、有效签约、有效履约、服务效果挂钩,体现优绩优酬,多劳多得。”段宇飞说,目前家庭医生数量不足、水平不高、诊疗制度有待完善、工作流程待规范。下一步重点将向提质增效转变,把提高签约服务质量放在第一位。

  “家庭医生的数量和质量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间,而且他们承担的任务过于繁重,应对各种填表、评比和检查就要分散大量精力。”何琳建议要完善家庭医生的激励与考评机制,吸引更多优质医疗人才能在基层留得住、做得好,提高他们的工作积极性。“可以鼓励引导三级医院的退休医生到偏远落后地区担任家庭医生,既发挥了治病救人的余热,也能为当地医生带来观摩学习的机会。”

  对于家庭医生服务水平不高的问题,方来英建议在贫困地区设置全科医师特岗制度,将补贴直接提供到人。“现在很多基层医院的硬件都不差,但很大的问题是人,医疗卫生是一个智力高度聚集的行业,怎么让全科医生家庭医生沉到基层,必须从制度供给上解决。”他说,北京去年给基层医生增加20%绩效工资,并对山区、半山区的基层医生设岗位补贴,让全科医生能沉下去。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解放军总医院外科临床部骨科名誉主任王岩认为,目前突出的问题是亟需提高家庭医生的专业素养。“只有加强全科医生的培养,完善教育培训制度,提高基层医生的专业素养,缩小大医院和基层医生的服务能力差距,家庭医生制

度才能真正落到实处,分级问诊制度才能进一步完善。”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表示,全科医生特岗计划、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免费培养等项目进一步向贫困地区倾斜,改革基层人才职称评定办法,提高收入待遇水平,实行像县管乡用这样的人才使用政策,确保基层人才在贫困地区能留下来,安心工作。这给家庭医生们带来了希望,我国的家庭医生服务将会越来越到位。

  (人民日报中央厨房•健康37℃工作室 李红梅)

猜你喜欢

大家都在搜

内容精选

猜你感兴趣

最新发布

实用信息

深圳|资讯|娱乐|教育|时尚
风水|香港|便民|社保|户口